明朝小说网

繁体版 简体版
明朝小说网 > 师尊能不能攻一次 > 第36章 重生只怕正在藏今谷内,对师尊行那惨

第36章 重生只怕正在藏今谷内,对师尊行那惨

应无愁此时只觉得幸运。

万幸, 他在之前看无字天书时提前封住了身体要『穴』,否则般忽然遇到岑霜落,到他的原身, 被鳞片紧紧贴着腰身,应无愁真不知道自身上会发生什么变化。

若不是提前封住了『穴』位, 他苦心在岑霜落前装来的光风霁月的形象, 怕是要毁于一旦了。

应无愁手掌搭在岑霜落的鳞片上, 轻声提醒:“你是如何现在擎天剑派的?”

岑霜落脑子烧成一团火炉, 并不是很清醒。

一开始变成原形时,他只尽快躲来, 便立刻让身体透明化,躲入草丛中。

他本尽快逃走的, 可脚步无论如何都无法移动, 一心只等一个人。

到应无愁时,岑霜落凭借强大的意志力和身体素质硬生生保持了清醒, 没有第一时间困住应无愁。

他躲在草丛中盯着应无愁,理智与『药』『性』做着激烈的挣扎。

而此刻,他应无愁掳入草丛内, 一时间又不知该怎么办才好。

他有些焦躁, 对着应无愁『露』两颗尖锐的牙齿。

应无愁感受到螣蛟不安的情绪, 他尽可能稳住声线, 不让声音听来发颤, 极致温和地说:“好的, 你别怕,先放我下来。”

应无愁本为是岑霜落没完全控制应龙内丹,扫地时意外化为原形。他觉得岑霜落此刻一很害怕,要安抚他的情绪。

岂料句“放我下来”刺激到了岑霜落。

他好不容易抓住了应无愁, 怎可让他逃走。

里不行,是擎天剑派,有无数剑修,有应无愁两个弟子,里不安全。

岑霜落决,他要应无愁带到一个安全的地方。

可天下之大,哪怕才是他岑霜落容身之处?

岑霜落脑中一片混『乱』,二十多年的过去化为无数记忆碎片在脑海中闪现,最终格在一个画上。

岑霜落立刻下决心,他张开口,一口咬住应无愁的脖子,蛇牙刺入应无愁的皮肤,向应无愁的颈部动脉中注入一丝真气。

应无愁被岑霜落么一咬,险些喜得惊呼声。

遇到等好事,他怎么可能反抗,任由岑霜落真气注入他体内,身体变得有些无力。

岑霜落又觉醒了一些血脉能力,道真气同蛇类的毒『液』有点相似,能够让修者短时间内全身酥麻,暂时动弹不得。

当然,对应无愁种境虚期修者效果没有么好,稍一运转功力,很快便能化解。

但应无愁没有么做,他只是安静地望着岑霜落。

岑霜落尾巴一扫,一件草丛里的衣服盖在应无愁身上。

是他化形时从身上自然脱落的衣物,是第二代蛇鳞腰带幻化而成,和岑霜落本体一样有隐蔽作。

被衣物裹住的应无愁和白『色』巨蛟同时化为透明,肉眼难察觉。

岑霜落腾空而,带着应无愁离开擎天剑派。

龙骨剑在前方开路,为岑霜落打开擎天剑派的护山大阵,透明的螣蛟就样消失在空气中。

有龙骨剑相助,两人动静极小,普通巡山弟子完全没有察觉到。

倒是法力高深的掌门和无锋长老通过护山阵法细微的灵气变化,注意到龙骨剑已经脱离擎天剑派的掌控。

“……没留下名字怎么就走了?”掌门有些为难地说道。

“应无愁一同离去了,他们说不有什么要事。”无锋长老道,“先别急,日后我修书一封,询事情原委。”

“哎,我只是有些担忧龙骨剑就此遗失。”掌门道。

无锋长老淡然道:“应无愁当年从剑冢中破阵而,他若是愿意,就算带走剑冢内所有的剑,我们束手无策。放心吧,他不至于贪图我们一把剑,会个说法的。”

掌门才放下心来,没有立刻追去。

此时应无愁哪里有心思理会龙骨剑的事情,他躺在螣蛟的背上,身上盖着一件蛟鳞幻化成的衣物,手掌贴在一块一掌盖不住的鳞片上,幸福得几乎要昏厥过去。

即便岑霜落不真气麻痹住应无愁的身体,他现在是被『迷』得难移动的。

多年夙愿,竟在今日就样实现了!

他后就赖在鳞片上了,就算岑霜落赶他走,他都不会走。

应无愁才不管岑霜落要带他去哪里,去哪儿都可,去哪儿他都不介意。

应无愁只希望个过程被无限延长,延长到地老天荒,沧海桑田。

只可惜,已经分期的螣蛟飞行速度不俗,不到一刻钟,岑霜落便抵达目的地。

他向下俯冲,落入一片山谷之中,应无愁轻轻放在草丛之上。

应无愁身旁,有几个已经石化的碎蛋壳。

应无愁万万没到,岑霜落竟带他回了藏今谷,回到他当初为小螣蛟布置的隐匿阵法中。

他当初就考虑到成年螣蛟的大小,螣蛟留下的空间极大,足够成年螣蛟在竹林中翻滚玩耍了。

时隔多年,玄玉竹已经长成遮天蔽日高度,稀疏的阳光从竹叶缝隙中落下,斑驳地洒在应无愁身上。

“你为何要带我来里?”应无愁道。

岑霜落没有回答,他盘成一个圈,应无愁困在中间,银『色』眼睛不知什么时候变成猩红『色』,牢牢盯着应无愁不放。

看到岑霜落的眼睛,应无愁的脑子终于从“鳞片鳞片鳞片”中清醒过来,注意到岑霜落的不适。

眼前的银白『色』的螣蛟眼睛布满血丝,眼圈呈桃红『色』,眼尾上挑,一种古怪的眼望着应无愁。

像是猛兽在盯着猎物。

而螣蛟原本凉滑的身躯却越来越烫,鳞片不再折『射』七彩光芒,而是闪耀着诡异的红光。

巨蛟时不时头靠在身旁巨大的竹枝上,靠着玄玉竹的凉意维持体温。

原本盘踞在隐匿阵法附近的小蛇们全部逃窜,为片领地的主人留位置。

岑霜落看来十分难受的样子,应无愁忙真元化解了身体的麻痹,他坐身来,查探岑霜落的伤势。

谁知他刚一动,螣蛟就发低沉短促的“呦”声,头部靠近应无愁,『露』尖牙和头顶独角,有些狰狞地望着应无愁。

寻常人到副景象,吓都要吓死了。

应无愁却只觉得岑霜落又可爱又心疼。

螣蛟从独角到尾鳍无一不可爱,心疼的是岑霜落看来如此难受。

应无愁道:“你怎么了?受伤了吗?需要我帮你治疗吗?”

他伸手,试着去触碰螣蛟的头。

螣蛟合上嘴,藏尖锐的牙齿,克制着身体的不适和攻击『性』,让应无愁手贴在他的头部鳞片上。

应无愁的手很凉,能有效降低他的体温,可又点燃了新的火苗。

螣蛟的眼睛只是常了一瞬,旋即被更可怕的猩红布满,他头一摆,推开应无愁的手,仰头,痛苦地发“呦呦”的声音。

似是在宣泄,似是在求救。

长长的身躯在竹林内不断翻腾,在可怕巨兽的撞击之下,无数落叶洒在应无愁身上。

即便撞断几根粗壮的竹子,巨蛟丝毫没有碰到被他圈在中心的应无愁。

应无愁等他折腾够了,下巴终于贴在地上,才暖声道:“你是中毒了吗?”

岑霜落望着应无愁,轻轻点了下头,又摇了摇头。

“是不是……”应无愁当年炼化过不少山川,对天地灵『药』了如指掌,『药』无心很多医术都是他传授的。

他对各种『药』物的『药』『性』很了解,在思索岑霜落症状是中了什么『药』。

应无愁心中升一个怀疑,但有些不敢置信。

看着岑霜落双有些单纯无辜的眼睛,应无愁换了个委婉的说法:“是种可令万物繁衍的吗?”

螣蛟眨了下眼睛,眼中带着一丝委屈。

……超应无愁的能力范围了。

他通晓『药』理,若是中毒,不管什么样的毒,只要不是立刻死亡的,他都有办法化解毒『性』。

可若是种『药』,……应无愁是一筹莫展。

“若是『药』『性』不猛,可硬撑过去,”应无愁犹豫道,“可若是服过多,不仅需要传统方法化解『药』『性』,得配合心法多余的『药』『性』导,免得『药』过度伤了本源。你服了多少?”

岑霜落眼中充满食欲,勉强听懂应无愁的话,羞得几乎要撞竹自尽。

他了不知道多少倍的『药』!

他中了毒之后跑去找『药』无心,又中了一次!

他是条蠢蛟!

情绪激动的岑霜落身撞竹,却被一只手拦了下来。

仅是一只手,便拦住足有千钧之的巨兽。

“别伤害自。”应无愁轻声道。

他太温柔了,对一条时刻着伤害他的猛兽都如此温柔,岑霜落无地自容,应无愁丢在原地,就要逃跑。

岑霜落要去找个海洋,自冰封来,沉睡三五百年后,『药』力大概就消了。

应无愁怎能让样全身破绽、眼尾泛红的螣蛟逃走,他腾空而,拦在螣蛟前方,伸手布下阵法,藏今谷封住。

如今藏今谷,是谁进不来,谁逃不去。

岑霜落被应无愁拦住,急得直甩尾巴,对着个人“呦呦”直叫。

——你知不知道留我在里,你会遇到什么事情?

明明没有说话,但螣蛟的意思就样传递到应无愁脑海中。

“我知道。”应无愁地望着岑霜落,完全没有避开他视线的意思。

岑霜落身躯一僵,不可思议地看着应无愁。

“说不有其他解决的办法,你不要『乱』跑,”应无愁宽慰道,“你现在的状况,若是跑去遇到什么生灵,说不会做伤人伤的事情,先留在里,我帮你办法。”

岑霜落觉得,就算要他死掉,他不会攻击应无愁外的生灵。

但他转念一,又觉得『药』『性』太过可怕,不敢做此保证。

在应无愁的安抚下,岑霜落的情绪终于稳了不少,回到竹林之中。

应无愁他情况好了许多,继续道:“你不要抗拒,我为你诊治一下。”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