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朝小说网

繁体版 简体版
明朝小说网 > 我转生成了地表最强的弟弟 > 第45章 第45章传闻中的隠子

第45章 第45章传闻中的隠子

没过两天禅院家就派人来了, 但在委婉的请求归还他们“不懂事”的少爷的同,前来拜访的禅院长老还带来了合的邀请。

“合可以,但是谈事情要在极乐教本部谈哦。”

……

“家主大人, 那位大人是这么说的。”

禅院直毘人捻着胡子笑了下:“警惕心还挺强, 在极乐教就在极乐教。”

“那直哉呢?见到他了吗?”

“……回禀家主大人,我没在那里看到直哉少爷,不过有在那位大人身边看见和直哉少爷长得很像的女人。”

后辈没多说自己的猜测什么的, 毕竟能和直哉少爷长得很像,那其中的事情,比如私生女、外室什么的……不是他能随说的。

禅院直毘人沉『吟』道:“跟直哉长得很像?看来我还是要亲自过去一趟。”

于是第二天童磨就看见禅院直毘人亲自前来了。

没有预约, 跟着信众走进主殿,看到枕着女人腿睡得香的童磨的禅院直毘人:“……唔。”

他在心里童磨和五条悟的『性』格画了等号。

是在某种方面固执到不行,完全不在别人的光的轻人啊。

他稍稍移目光搜寻小辈口中“和禅院直哉长得很像”的女人的身影, 当他终于在角落一排穿着相同服饰的女人中看到那个人, 两者对视线。

禅院直毘人:“???”

禅院直哉:“!!!”

大概本质还是男人, 禅院直哉比其他女人都要高出一大截, 站在那里格格不入, 哪怕和泉把他安排到最角落的地方, 也相当引人注目。

这几天里禅院直哉已经n多次重复翘班、打架、被童磨打的过程, 伏黑甚尔不见心不烦干脆就直接没再回来教,没能继续见到伏黑甚尔的禅院直哉暴躁了。

三天两头找童磨闹腾, 诉求有二。

一,把他身古怪的术式解除;二, 把甚尔君他叫回来,他要和甚尔君好好交谈!!!

童磨:“……你是挨打没挨够吗?”

禅院直哉先后被童磨和伏黑甚尔打的重伤骨折吐血,有家入硝子这个无敌『奶』妈在,童磨可以说是毫无顾忌, 但是禅院直哉他???

怎么,受虐狂?

甚尔君可是直说了看见你就想把你大卸八块呢。

……

童磨有察觉到咒术师来了,掀皮看了一来人,就又合不动了。

少教主无动于衷的侧躺着接收朝拜。

跪坐着贡献出大腿的女人则是全程都没有抬头看他们一。

和泉前从人群中找到禅院直毘人和他带来的属下,引着他们去了客室。

坐定后,女人对禅院直毘人微笑道:“禅院先生,童磨大人需要等到中午十一点才有空过来和您商谈,请稍等片刻。”

一个小辈忍不住看了看表:九点十八分。

那不就味着他们还要再等两个小左右?!

他们等也就算了,他们家主亲自来了居也敢这么嚣张的让家主大人等?

和泉无视了对面咒术师们的怒目而视,淡定道:“那么接下来,我们万世极乐教的特殊工人员直子小姐来接待客人们。”

早就等在门外的禅院直哉“唰”一声拉障子门,瞪了和泉一后盘腿坐在禅院直毘人对面,拿起他面前的茶盏一饮而尽。

和泉对禅院直毘人微笑点头示,贴心的他们留出交谈的空间。

她一点都不害怕禅院直哉趁机离。

没有变回原样之前,哪怕他们赶禅院直哉走,她都不走的。

禅院直毘人:“……”

直到现在他仍不敢相信这是他儿子。

没错,毕竟是自己的儿子,禅院直毘人看到人的一瞬间就认出来了。至于那些同禅院家族人的人……

大概没人能想到禅院直哉有天变成女人吧。

跟着他过来的人更是没有看出来前这个女人就是他们的直哉少爷,对着她的脸纷纷瞪大了睛,一个小轻『揉』了『揉』睛,傻愣愣道:“直子小姐,你长得真的好熟。”

禅院直哉怒喷道:“熟?!你特么……睛不需要就捐有需要的人!!”

小轻觉得自己无缘无故被喷了一句,身禅院家族的一份子,对面这个女人简直就是在侮辱禅院这个名号,就算她长得漂亮、长得熟——

禅院直毘人抬示了一下,刚准备喷回去的小辈立刻把话憋了回去,腰板挺直,情端。

禅院直毘人张了张嘴巴,还是没说出话来,抬起『揉』了『揉』额头,吩咐道:“你们先出去。”

一始他身后的小辈们还没识到是在和他们说话,直到禅院直哉瞪着他们用力拍了一下桌子,震得茶杯里的茶水倾洒出来,他们才缓缓、迟钝的识到——

禅院直毘人那句“你们先出去”是对他们说的。

“可是……家主大人……”

禅院直毘人淡淡道:“出去吧。”

如果真的有有危险,这些轻人留下来反而是他增加负担,而且他觉得禅院直哉还没到要弑父位的地步。

“坐好,你这是什么样子?”

人全部出去后,禅院直毘人看了一自己变成女人的儿子,目光在他光洁的脸搜寻了一圈。

禅院直哉不满道:“啊,现在不是说这个的候吧!父亲,快让童磨那混蛋老子解除这鬼术式,每天、每天顶着女人的身体,恶心死了!”

禅院直毘人没接他的话,反而问道:“你在这里没被打吗?”

刚才还一脸戾气的禅院嫡子身体一僵,猛冰寒,阴涔涔道:“啊……那些混蛋!!!!我一定要杀了他们!!!”

他这段间怎么可能不受伤,但是童磨每次都在爆打他之后不辞辛苦的去高专把家入硝子接过来他治伤,每一次他都收到那个女人古怪诡异的——

禅院直毘人:“……”

他看了一陷入暴怒情绪不可自拔的儿子,淡淡道:“如果你说的混蛋是指五条悟、童磨、夏油杰他们的话,那我劝你还是别想了。”

禅院直哉:“……你说什么?!”

他看起来想越过桌子把他老爹吃了。

禅院直毘人敲敲桌子:“坐好。”

屁股刚离蒲团的禅院直哉皱着眉又坐了回去:“啧。”

“我这次过来,一个是你。”禅院直毘人目光中饱含深的看了一禅院直哉,“伏黑甚尔已经离禅院家了,我劝你别白费心思了。”

女人语调阴沉:“我不放弃的。”

禅院直毘人道:“你觉得以他的经历和『性』格,有愿回到禅院家的一天吗?”

“什么没有?”

禅院直毘人:“……”

呵呵。

禅院直毘人放弃这个话题道:“你的个『性』也该收敛一点了。”

禅院直哉皱眉道:“你怎么了?以前你可从来不说这种话。”

“……”禅院家主叹了口气,“行吧,随你。”

以前他也不道童磨横空出世啊。

他也没想到这三个特级搅到一起啊。

“来这里的第二件事。是关于和万世极乐教合的事情。”

禅院直哉不可思议道:“父亲,你是脑子烧坏了吗?禅院家有什么需要和极乐教合的?”

禅院直毘人:“……”

嗯,所以这就是他总是生出换一个继承人的冲动的原。

……

“真难得,没看到直子桑暴怒跳脚的样子呢。”

童磨进入客室后的第一句话就激得刚刚把情绪稳定下来的禅院直哉再度额头青筋凸起。

禅院直毘人:“……”

禅院直哉偷袭的动被少教主轻描淡写的化解,抓着她的摁到桌子,童磨皮笑肉不笑道:“安静一点可以吗,直子桑。”

禅院直毘人:“……”

他皱着眉不自觉的又捻了捻胡子。

这位中男人叹了口气:“如果直哉真的是个女儿就好了,这么看和童磨教主还是很般配的。”

“龄相仿,地位嘛,虽直哉不如童磨教主少有成,但是来如果继承禅院家不就和您地位也相当了吗。”

刚喝了口茶的童磨:“……”

他艰难的把茶水咕咚一口咽了下去。

没有喷出去是太过震惊没有反应过来。

跪坐在童磨斜后方的和泉瞪大睛,瞳孔失去焦距,看禅院直毘人的光像是在看精病院刚跑出来的病人。

禅院直哉:“……”

禅院家的嫡子在自己老爹说出那句话后直接捏碎了里的杯子,没直接起来化身暴龙搞破坏大概是这些日子以来被童磨打怕了。

和泉在一阵诡异的沉默后不发一言的起来找抹布,想擦掉桌子的水渍。

看着和泉左找右找就是看不见皮子底下的抹布的童磨:“……”

呃呃,和泉看起来好像不太好的样子。

这位教主秘书在原地深呼吸几次之后终于一拍脑袋看到了抹布,佯装镇定的把碎片和水渍一起拢起来扔到垃圾桶里后,她表面虚弱无力的和童磨请示道:

“我可能有点不舒服,童磨大人,请容许我先出去一。”

童磨忍笑应下,看着和泉游魂一样飘了出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