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朝小说网

繁体版 简体版
明朝小说网 > 恋爱综艺里和前男友假戏真做了 > 第33章 心心念念(三)手量腰围

第33章 心心念念(三)手量腰围

骆念被他吓得后退两步, 四处看了没人小声说:“你怎么……”

盛景延单手『插』在口袋里冲他笑,“我怎么?”

骆念说不出那个字,正好导演叫他, 脸红脖子粗的走了。

“你脸怎么这么红?头上都出汗了, 化妆师呢?补补妆。”导演边说边皱眉跟他说:“一会儿你这个状态可不行啊,要冷要精英感。”

骆念忙不迭调整情绪, 但盛景延在这儿他实在是静不下来,皮革味信息无孔不入的窜入鼻尖,存在感太强了。

尤其他现在后颈还有点疼,满脑子都是他刚那句话, 他甚至觉得西装都要被他用眼睛扒掉了。

“准备拍了,灯光就位了没有。”导演回头扫了半天,确定没有题便走到摄影机旁边,扬声说:“骆念准备!”

骆念深呼吸两遍,“走进”办室,这里的布景偏冷『色』调, 他今天要饰演的是一个年轻总裁, 天分绝佳手段雷霆, 但不近人情所以大家都很怕他。

广告和电视剧不一样,没有台词全靠肢和眼神戏。

导演盯着镜头有点担忧骆念能不能驾驭, 外形倒是很合适的, 腿腰细, 并不健硕的子修高挑,了几分脆弱感与昂扬不败的韧『性』。

骆念进门前闭了下眼, 入镜时睁开淡淡扫了眼镜头,那股子冷漠与疏离尽数展现,员工站在办桌前报告, 他接过文件看了两眼,啪一声摔在桌上。

眼皮一掀,导演心立刻咯噔一下,回头和摄像视一眼,这眼神戏真绝了。

他并不是死盯着镜头的专注,但仅仅一闪而过的瞬间就将人扯入深海漩涡,不自觉追逐他的视线。

“好,卡!”

骆念立即紧张的松了口气,刚的精英感瞬间破碎,导演笑说:“你别这么紧张,搞得我也很紧张,还以为你不行呢,没想到这么棒!”

导演直爽惯了,说话也没太遮掩,“你前的戏要有这一半早红了,所以你还是有天分的,总有一天能跟盛影帝一样拿影帝。”

骆念感激的回头看盛景延,这还是归功于综艺里那些“教学”,他让自己盯着茶杯练眼神,看他的戏写观后感,笔直站着练形。

他起初觉得从头学收效甚微,不应该是恶补技巧吗,现在看来盛景延是好老师。

盛景延背着他在接电话,期间偏头和晏晏说了几句话。

“准备拍起床穿衣服的戏,化妆师改一下妆。”

骆念化完妆换上睡衣,在众人的注视下赤着脚踩上床沿,雪白的脚腕骨上一个青『色』的痕迹赫然显现,盛景延的名字。

众人倒吸了口气,综艺里一闪而过的那个纹居然是真的!?

骆念发觉众人眼神,一下子把脚收回来了,导演盯着他的纹看了许久,“化妆,这个能遮掉么?”

“不好遮,痕迹太了,而且还有激光祛除留下的疤痕。”

骆念低头看着纹,回头看了盛景延一眼,当时去做的时候就觉得自己得打上他的烙印,是他的omega,没想到给后续添了那么的麻烦。

“不起导演。”

“不要紧,后期p掉就行了。”导演呵呵笑了两声表示理解情侣的小情趣,随即回头讥讽了盛景延两句:“自个儿怎么不去,让人大喇喇纹你名字打上你标记,自己倒不受疼。”

盛景延正好接完电话回来,听见这话就挑起眉,“轮得着你心疼?”

导演:“……”

盛景延站在摄影师旁边看着镜头画面,白皙双足踩在黑『色』的床单上白的晃眼,像块雕琢完美的白玉,让人忍不住想要抓住了用分开,攥着纹处纵情驰骋,『逼』出他的哭腔与挣扎。

盛景延舌尖抵着牙齿,骂了句脏话。

骆念躺进被子,因为是室内只能用灯光取代阳光,照在脸上的时候很热,因为近所以尽管闭着眼还是无比刺眼,他睫『毛』忍不住颤了颤。

导演咽了口唾沫,双手攥紧了看镜头,“好,灯光拉远闹钟准备,骆念等闹钟响了就可以睁眼了,要睡眼惺忪,三秒钟后清醒。”

闹钟突然叫唤,骆念缓慢睁开眼睛,不自觉在枕头里蹭了蹭侧脸伸手按掉了闹钟,白皙手臂从黑『色』的被子里伸出来,连指骨都带着纯真的欲。

导演感慨他已经快二十四岁了,上居然还有那种涉未深的单纯,纯与欲完美交融让人移不开眼。

骆念半坐起,被子从上半滑落『露』出清瘦却不单薄的上半,掀开被子下床『露』出同『色』的棉麻睡裤,腰胯半遮半掩,并不明显的肌肉薄薄一层,衬得腰腹纤软柔韧。

不知道谁的一声口水声,在静谧的拍摄场地里如雷贯耳。

综艺直播那段时间,弹幕除了在羡慕骆念就是羡慕盛景延,现在亲眼见着材真切觉得盛景延的快乐大家想象不到。

这样的骆念简直太勾人了,并不刻意用眼神和作去吸引人,不经意间的小作就足以让人沦陷了。

骆念下床拉开柜子找衣服换,导演突然喊了“卡”然后盯着他不说话,眉头皱的跟树皮一样,骆念不由得紧张起来,谨慎询:“是不是我拍的不?”

“不是不是,拍的很好只是……”导演说着停了,回头看向盛景延,说:“我有个大胆的想,不知道你乐不乐意。”

盛景延:“不乐意。”

“……我还没说呢!”导演磨牙,恨不得把摄影机搬起来砸他脸上。

“说。”

导演回头看了眼骆念,伸手招他过来,“骆念昨晚刚被你标记过吧?我想着是不是能把腺贴撕了,然后加一点儿戏,不过得需要你客串一下。”

盛景延听完就笑了,“算盘打得挺好,我出镜不要钱?就这品牌从今天磕到明年我都不接,还让我免费拍,他们疯了还是你疯了?”

导演一想也是,就算不『露』脸也有可能被扒出来是他。

这不是电影电视剧那种客串,走个人情怎么都行,广告的利益牵扯和商业价值都需要仔细估算,于是回头看了下品牌方,叹气。

这个品牌不算小,但和真正高定奢侈品牌比还是天差地别,就算有钱也请不盛景延这尊大神。

“算了,当我没说。”

骆念一直没说话,盛景延侧头看他:“不求求我?”

骆念摇摇头,他知道这个广告也是因为盛景延的omega这个份能拿到,他虽然不懂那些商业价值的题至也懂他很接代言这种事,他不要影响盛景延的名声。

“我给你客串会直接拉高你的商业价值,会不会算账,知道人想求着我客串都求不着么?”

骆念沉默片刻,低声说:“我不要你自降价。”

不值得,一年以后他们都得是要分手的,还是不去拖累他的好。

他就应该永远站在高山巅,做那个无人可以撼的影帝。

盛景延一顿,看着骆念眼底真切,心尖仿佛被一根细针轻轻扎了一下,有点疼有点酸。

导演人精似的瞬间就明白盛景延的意思,忙道:“不『露』脸就没事的,咱们都不说没人知道。”

“可是盛……”晏晏刚一开口就被盛景延一个眼神压回去了,默默在心里流泪,这要是被慕华知道,指定要被骂个狗血淋头。

“……能不能不要?”骆念还是想拒绝,他总有种不好的预感。

导演说完那个“大胆的想”后,他就知道那个不好的预感是什么了,生无可恋的在众人兴奋期待的眸光里新躺进了被窝。

这次被子盖得稍低,一只肤『色』稍深的手臂搭在他白皙的腰侧,形成强烈的肤『色』差,那只手臂上还有几道伤,骆念脸都红的要烧起来了。

手臂抓伤、腺咬痕……细节处张十足,欲盖弥彰的下半藏在黑『色』被子里。

闹钟响,骆念起关了闹钟下床,拿出整洁没有一丝褶皱的白衬衫时手指都在抖,好不容易扣完了扣子准备去拿西装的时候被一只手握住手腕,然后那只手从后绕出来,食指与拇指张开,丈量着他的腰围。

骆念脊背僵硬,连呼吸都要停了,浑上下的感官全都聚集在了腰上,软得几乎站不住,低低喘了几口气想躲不敢。

盛景延低声说:“怎么这么细?”

骆念不敢回答,生怕被人听见,努的调整着呼吸的频率让自己看起来正常一些,偏偏盛景延还在:“刚穿着西装骂人的时候,那一脸的疏冷严苛的样儿,欠……”

骆念屏息等他说完后面那个字,结他偏不说了,等他回过神的时候西装已经被盛景延穿好了,人也退出镜头了。

导演提醒:“骆念出什么神!整理一下袖口,『露』出手腕,,手给个特写。”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